“中國上市第一村”陷互保困局 "老大老二"頻頻告急

2019-11-21
 

新浪財經 債市觀察

山東省鄒平市西王村是個神奇的地方。昔日貧苦的小村莊,如今已擁有四家上市公司,堪稱“中國上市第一村”。其中,三家屬于西王集團,一家屬于三星集團。

但是,隨著不久前西王集團債券“爆雷”,近日世界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標普也將三星集團列入負面信用觀察名單。

面對流動性吃緊與山東“互保圈”的頻頻告急,三星集團能走出泥潭嗎?畢竟,圈里已有多家中國500強公司接連倒下......

近日,標普全球評級將山東三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星集團”)長期主體信用評級“B+”及其擔保債券的長期債項評級“B+”列入負面信用觀察名單。

01  標普敲“警鐘”,33億債券何去何從?

據小債了解,標普之所以將三星集團列入負面名單,理由在于三星集團“對2019年和2020年到期債務的再融資進度慢于我們的預期。”

在公告中標普表示,三星集團“制定有數個再融資計劃,然而再融資進度卻慢于我們的預期。如果沒有獲得新的資本,該公司在償付2019年到期債務后,其流動性將顯著變弱。”

同時,標普還指出,“我們認為三星集團將能夠對2020年和2021年初到期的債務進行再融資。然而,鑒于近期投資者對山東省民營企業的避險情緒,再融資步伐可能慢于以往,導致三星集團的財務風險上升。”

可見,三星集團被標普敲響“警鐘”,與山東民企接連出事不無關系。而早在2019年3月,標普就因為其流動性緊張,將三星集團的長期主體信用評級從“BB-”下調至“B+”。

據企業預警通顯示,截止最新,三星集團債券存量規模為33.09億元,存量只數7只。

據標普的公告顯示,三星集團剛剛償付了2019年11月12日到期的5億元公司債。此后,公司還需償付將于2019年12月到期的5億元債務。而2020年9-12月,三星集團將有15億元人民幣一次性還本債務到期,2021年1月將有19億元債務到期。

債務的一連串到期,似乎也說明了,標普為何將三星集團“實施再融資”看得那么重要。

02  老大“爆雷”后,老二也吃緊

公開信息顯示,三星集團始建于1989年,總部位于山東省鄒平市西王村,創始人為王明峰、王明亮、王明星三兄弟。

在發展歷程中,三星集團投資興建了中國第一家玉米油生產企業,率先在國內食用油市場舉起“玉米油健康油”的大旗,可謂行業先行者。2009年12月,三星集團旗下的中國玉米油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01006.HK)。2012年6月,中國玉米油的股票代碼更名“長壽花食品”。

目前,三星集團已發展成為一家集高端裝備機械制造、油脂加工精煉、高端鋁型材研發與生產、國際貿易于一體的大型民營企業集團,主導產品主要包括食用油、調味品、糧食產品等高端健康廚房食品,軌道交通、航空航天等領域高端鋁合金型材、輕量化專用車等。

中國有句俗語叫“同行是冤家”,而位于同一個村子的同行,其競爭之激烈不難想象。三星集團就有這樣一個競爭對手,那就是同樣位于西王村,名聲更為響亮的西王集團。

目前,西王集團旗下擁有西王置業(02088.HK)、西王食品(000639.SZ)、西王特鋼(01266.HK)三家上市公司。加上三星集團的長壽花食品,西王村共擁有四家上市公司。

西王村正是在“老大”西王集團、“老二”三星集團的加持下,從20多年前僅有160戶530人的小村莊,一躍成為外界眼中的“中國上市第一村”。

據小債了解,同處一村,同樣以玉米油生產為主業的西王集團與三星集團競爭可謂你追我趕。

2010年,西王集團邀請著名演員張國立代言,公司產品銷量迅速超過“三星集團”的長壽花。不久后,長壽花邀請倪萍為其代言人,隨后又更換為彼時如日中天的范冰冰。而西王集團則簽下趙薇為其新代言人。

但是,隨著西王集團債券違約,這種競爭關系開始有了微妙變化。

10月24日,西王集團未能支付其發行的“18西王CP001”短融券本息兌付資金,宣告“爆雷”。

此時,三星集團也許更能理解“唇亡齒寒”的道理,因為標普評級公告已經指出,投資者已經對山東民企產生避險情緒,這也是三星集團被列入負面名單的原因之一。

03  “互保泥潭”

小債了解到,三星集團自身在債務方面的壓力早已有所顯露,比如今年3月,三星集團所持有的鄒平三星油脂工業有限公司5000萬人民幣股權一度遭到司法凍結。雖然5月份該凍結被解除,但三星集團的負債仍隱憂重重。

據三星集團2019年半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三星集團總資產為177.08億元,負債總額為92.06億元,其中流動負債49.7億元,占比較高。而其當期貨幣資金為24.76億元。

同時,對于三星集團來說,在山東民企之間互保融資嚴重的情況下,其對外擔保風險也不容忽視。

2019年8月,大公資信出具了對三星集團公司主體與相關債項的跟蹤評級報告中,其中就指出,山東三星集團對外擔保區域較為集中,部分對外擔保已出現逾期,且擔保區域互保現象較多,易受資金鏈斷裂連鎖反應影響,存在較大對外擔保風險。

而截至2019年3月底,三星集團對外擔保余額為6.25億元,擔保比率為7.45%。其中三星集團對山東恩貝科技有限公司的5筆擔保債務共1.30億元已經逾期,存在一定代償風險。

據《新京報》報道,三星集團的另一個被擔保人山東廣富集團有限公司為失信被執行人。而據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18年9月,三星集團對山東廣富集團的擔保金額為1.55億元。

小債了解到,2018年底以來,山東已經有多家知名民企爆發債務危機,其中4家“中國500強”企業已進入破產程序,比如金茂集團、晨曦集團、大海集團、勝通集團等大型企業均未幸免。

導致上述情況出現的原因之一,就是山東民企之間的“互保”。比如金茂集團和大海集團這兩家500強破產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們都為山東天信集團做了擔保。而東辰集團的破產,則將山東勝通集團拖下了水。

與三星集團同村的西王集團,如今落入“違約”的窘境,與當年為破產的齊星集團擔保不無關系。而這些前車之鑒,能否為三星集團帶來啟示呢?


 
下载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博彩网站源码 十一运夺金任二技巧 吉林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公式技巧个人经验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网 盈富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 基金配资业务 2020年开记录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3d家园 广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用什么软件买股票好 湖北快3开奖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新手怎样开户炒股